浙江省商務研究院

ZHEJIANG ACADEMY OF COMMERCE

浙江省世界貿易研究咨詢中心

浙江世經商務咨詢中心

浙江省國際經濟貿易學會

馬述忠:疫情防控背景下 浙江省大力推進數字貿易發展的對策建議
發布日期:2020-03-27 【 字體: 打印

浙江大學中國跨境電子商務研究院

馬述忠 潘鋼健 郭繼文

  新冠肺炎疫情自爆發和蔓延以來,對我國經濟發展產生了一定的沖擊。浙江省作為疫情較為嚴重的地區之一,經濟也經歷著短期陣痛。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切實維護正常經濟社會秩序,繼續為實現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而努力。以電商平臺為運作核心的數字貿易在信息匹配、技術賦能、資源整合等方面具有突出優勢,能夠有效保障人民生活需要、激發經濟活力。浙江省作為全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鎮,在發展數字貿易方面具有獨特優勢。疫情防控背景下,以數字貿易為戰略突破口,大力推進省內相關產業發展,有助于短期內保持經濟穩定、促進經濟回升,長期來看,有助于浙江省打造以數字貿易為標志的新型貿易中心。

  一、疫情防控背景下浙江省大力推進數字貿易發展的機遇與挑戰

  (一)疫情防控背景下浙江省大力推進數字貿易發展的機遇

  第一,線上需求明顯提升。疫情防控背景下,消費者傾向于采用線上購物替代線下消費,且由于出境購物受限,消費者會通過跨境電商實現部分消費需求,這在客觀上推動了數字貿易發展。從短期來看,線上需求(特別是對于防疫物資的需求)的提升會為相關企業帶來更多訂單,維持正常運轉的同時實現進一步發展;從長期來看,線上需求的持續提升有助于培育良好的線上市場,吸引更多企業參與數字貿易,壯大數字貿易參與主體。

  第二,線上辦公廣泛應用。受疫情防控的影響,企業的線下商務活動受到限制,這種情況下,更多地采用線上辦公模式的數字貿易相較于傳統貿易則更受青睞。從短期來看,這有助于緩解人員流動所導致的疫情蔓延問題,保證數字貿易企業正常開展工作;從長期來看,這有助于提升數字貿易企業的數字化運營水平,并助推傳統貿易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第三,平臺優勢逐漸顯現。面對疫情,跨境電商平臺企業紛紛出臺紓困措施,采取減免會員費、服務費等措施以共同承擔風險,數字貿易獨特的平臺優勢逐漸顯現。從短期來看,這些應急措施將直接緩解數字貿易企業的資金壓力,降低疫情的負面影響;從長期來看,這有助于穩定數字貿易企業信心,激勵傳統貿易企業拓展線上營銷渠道,擴大數字貿易規模。

  (二)疫情防控背景下浙江省大力推進數字貿易發展的挑戰

  第一,海外消費者信心不足。由于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和部分國外媒體錯誤宣傳的原因,部分海外消費者對中國企業和中國制造的信心被削弱。相較于傳統貿易,以碎片化為典型特征的數字貿易更容易受到市場預期下滑的沖擊,平臺上的消費者更容易尋找到替代商品,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浙江省數字貿易的發展。

  第二,外綜服企業功能受限。受到疫情防控的影響,外貿綜合服務企業日常經營活動受到制約,對仍然保留部分線下環節的數字貿易企業帶來了一定沖擊。以物流環節為例,大量物流企業面臨巨大用工壓力,包括駕駛員在內的一線人員大多來自偏遠地區,部分非浙江省籍員工來浙后還需要隔離至少7天,大大影響了跨境物流的處理速度和處理效率。

  第三,中小微企業資金短缺。在疫情防控背景下,大量中小微企業不僅無法開展正常的經營活動,收入驟減,還必須承擔多個環節的成本,資金短缺情況嚴重,這對本身應對資金風險能力較弱的中小企業是巨大考驗。一方面,對開展數字貿易的中小微企業而言,資金短缺制約其正常的生產和履約,無法擴大數字貿易經營規模。另一方面,對開展傳統貿易的中小微企業而言,資金短缺將對其數字化轉型的進程形成阻礙。

  二、浙江省大力推進數字貿易發展的對策建議

  (一)長期具有戰略意義的對策建議

  第一,提供傳統企業起航補助。政府應當通過提供數字貿易起航補助的方式鼓勵傳統企業借助數字貿易改善營銷渠道。一方面,政府可以支持跨境電商平臺減免新簽企業所需交納的注冊會員費和宣傳費等增值費用,減免部分由政府和平臺協商承擔。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對首次完成跨境電商業務并形成相應實績的傳統企業,按照其出口額的大小進行一定的獎勵,增強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信心。

  第二,完善金融扶持擔保服務。政府應加大對數字貿易的金融支持,以解決企業融資難題。一方面,政府應完善投融資管理和跨境支付體系,鼓勵金融產品創新,支持金融機構擴展普惠金融業務,設立數字貿易發展專項資金。另一方面,政府應積極推動金融機構與跨境電商平臺合作,增強金融機構對數字貿易企業的授信力度,給予具有良好信用的企業延期還貸、減免利息等金融支持,并為其提供一定的資金擔保,幫助其獲取國內外訂單并履行合約。

  第三,簡化省內通關檢疫流程。政府作為普惠貿易的推動者,可以通過簡化通關流程降低企業的貿易成本。一方面,政府可以與跨境電商平臺聯合構建數字關境,通過平臺式運營和數字化操作等形式,實現關務活動的改革和創新,提高數字貿易企業的通關檢疫效率。另一方面,政府應借鑒世界海關組織AEO制度,基于企業信用評級給予不同類型企業差異化的通關便利,促進數字貿易通關便利化。

  第四,統籌海外物流倉儲資源。政府應當與跨境電商平臺合作整合海外物流倉儲資源,鼓勵企業在平臺大數據運算的基礎上利用海外倉提前備貨,保障目標市場貨源充足。一方面,政府可以優先培育具有數字化服務功能的平臺型海外倉,特別是針對歐美發達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可以進一步培育貿易型海外倉和物流型海外倉。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對優質公共海外倉進行分行業管理,優先服務化學纖維制造業和紡織服裝、鞋、帽制造業等浙江省具有比較優勢的行業,并通過搭建海外倉推廣平臺,推動海外倉與數字貿易企業間的信息互通。

  第五,共建信用保障專項資金。政府應通過建立信用保障資金池的方式提升中小企業信用額度,增強中小企業的交易履約能力,降低中小企業的資金風險。一方面,政府應攜同平臺企業對中小企業進行雙重信用背書,結合平臺信用保障體系,共同監管專項資金,降低中小企業信用風險。另一方面,政府應將傳統外貿企業納入信用保障覆蓋范圍,降低傳統外貿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風險。

  (二)疫情防控背景下短期更具針對性的對策建議

  第一,改進企業征信管理機制。針對因疫情導致企業信用受影響的情況,政府應當與跨境電商平臺合作改進數字貿易企業征信管理機制。一方面,在企業提供相關證明和平臺統一處理的基礎上,政府為受疫情直接影響的企業出具與不可抗力相關的事實性證明,減少疫情對企業信用的影響。另一方面,政府可以聯合平臺將是否按照要求有序復工復產、是否有序組織務工人員返崗等行為納入企業征信管理機制。

  第二,支持平臺開展對外宣傳。針對國外消費者對中國企業和中國制造信心不足的情況,政府應當支持跨境電商平臺大力開展對外宣傳。一方面,政府可以補助平臺利用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進行宣傳,特別是發布站外廣告,恢復國外消費者的信心。另一方面,政府可以支持平臺采用社交媒體進行網絡營銷,資助一些優秀的營銷內容,如視頻和海報等,鼓勵數字貿易企業在營銷中提升中國制造的形象。

  第三,鼓勵企業提供技術服務。針對部分缺乏線上辦公條件的企業,政府可以鼓勵技術服務企業為其提供技術支持。一方面,政府可以通過資助補貼等形式鼓勵電信運營企業等技術服務企業加強技術開發和應用,在疫情防控期間為數字貿易企業提供云上會議服務、網絡提速服務等技術服務。另一方面,政府要為技術服務提供商和數字貿易企業做好對接工作,做到真正的供需匹配,提升企業辦公效率。

  第四,調整企業相關稅收政策。政府應當參考跨境電商平臺的相關數據調整數字貿易企業稅收政策。一方面,政府可以適當推延或者減免深受疫情影響的特殊地區、特殊產業和特殊產品的應繳稅款,助力數字貿易企業實現輕裝前行。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優化稅收征管方式,向部分轉型數字貿易的傳統企業提供設備投資抵免、固定資產加速折舊擴圍等多種稅收優惠,助推傳統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第五,減免產業園區租金費用。政府可以通過資助補貼、定向貸款等形式減免跨境電商產業園區數字貿易企業的房租。一方面,政府對于采取線上線下結合靈活辦公且不裁員、少裁員的企業,可以提供適當的租金補助以支持企業運轉。另一方面,政府對愿意在疫情防控背景下入駐產業園區的傳統企業提供前期租金的減免,以助推數字貿易做大做強。

  在這場疫情防控狙擊戰中,浙江省要集中精力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全面部署,堅持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兩手抓”,有力有序、科學周密、精準施策、化危為機,以數字貿易為突破口,全面整合生產端、消費端的資源,把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的同時,努力將數字貿易發展固化為長期優勢,以便浙江省牢牢把握經濟社會發展主動權,搶占數字經濟高地,繼續爭做高質量發展的“排頭兵”。


网上怎么样赚钱